• 즐겨찾기
  • 시작페이지로 설정
  • 장바구니
  • 마이쇼핑
  • 주문/배송조회
  • 고객센터
(0)
페이스북 트위터 
42%
三生三世步生莲 贰 · 神祈 삼생삼세보생련 이 · 신기
판매가 33,000원  할인내역
할인내역

구분 할인
기본할인 13,700원
19,300
적립금 193원
배송 택배 70,000원 이상 구매 시 무료
상품정보
전자상거래 상품정보 제공 고시
도서명 三生三世步生莲 贰 · 神祈 삼생삼세보생련 이 · 신기
저자, 출판사 唐七, 人民文学出版社 인민문학출판사
ISBN 9787020170760
출간일 2021-06-01
고객평가 0건  ★★★★★ 0/5
저자 唐七
ISBN 9787020170760
출판사 人民文学出版社 인민문학출판사
수량
총 상품금액 19,300
产品特色

内容简介

本卷延续*卷“化茧”的故事。

在为成玉解开心结后,连宋惊觉自己对她萌生了情意,而挥别丽川阴霾后的成玉,也日渐依赖连宋。成玉虽懵懂无知,但连宋却明白两人若再进一步,便是仙凡相恋,然仙凡相恋,为世不容。连宋将如何处理他同成玉的感情,而成玉,又将在何时才会褪去天真纯稚,看清连宋对她的心意?

连宋探查洪荒祖媞神下落之事有了进展,季明枫竟是祖媞座下四神使之一——人主帝昭曦。为尽快寻到祖媞神的踪迹,连宋与国师计划唤醒帝昭曦,他们会成功吗?而帝昭曦、祖媞、连宋,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北方突发战事,连宋随即出征。为平息战乱,熙朝将与邻国乌傩素通过和亲结盟,共同抗敌。皇帝欲在成玉和烟澜两人之间择一位遣嫁和亲。烟澜将自己和连宋的渊源告知成玉,望其对连宋知难而退。烟澜与成玉,将各自走向什么样的命运?

而凯旋回朝的连宋,得知心上人远嫁他乡,又将作何反应?

一切真相,静待揭开……

作者简介

唐七,女,曾用笔名唐七公子,畅销书作家。

其作品“三生三世”系列,创造了一个既具东方神话气质、内蕴中国传统文化,又符合当代审美意义、传递善与美价值观的“神话宇宙”。此系列拓展了读者的想象空间,使读者对中国古典神话有了新的认识。多种语言版本畅销亚洲、北美,深受读者喜爱。

《华胥引》曾获“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及“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 ”。

 

代表作——

  “三生三世”系列:

  《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

  《三生三世 枕上书》

  《三生三世 步生莲》

   

   《华胥引》

   《岁月是朵两生花》

   《四幕戏》

目  录


瑶池中有一种莲叫作舞妃,通体雪白的花盏,只是一点娇红染在花瓣的边缘,这时候的她,便像极了那种花。

第二章

皇帝的圣命下来,十花楼痛苦数成玉,兴数朱槿,介于两者之间的是姚黄。

第三章

二十日前连三离城,乃是因黑冥主谢孤栦遣冥使呈给了他一样东西。

第四章

齐大小姐亦望向天边月,心想季明枫竟同她说了这样多的心事,可见是醉了。

第五章

他不是凡人。一场凡人之间的玩闹般的战争,并没有让他放在眼中,亦不会让他身涉险境……

第六章

皇帝命钦天监测算和亲之期……腊月十七,成玉离京的这一日,平安城又降大雪。

第七章

作为季明枫时,他便极不喜他,而今往日记忆复归,情敌相见,更是眼红……

第八章

四面都是洪涛,送亲队近千人就像是被兽群包围的羊羔……

第九章

成玉失踪的消息是入夜传至皇宫的。戌时末刻,来自蓟郡郡守的一封八百里加急奏疏呈上了皇帝的案头。

第十章

送亲的驼队一路向西而去,按照舆图,再行两日便能到达被誉为沙漠之心的翡翠泊。

第十一章

“人神相恋,为九天律法所不容。”青年突然道。声音有些哑,含着一丝轻微的自嘲。

第十二章

后望了一眼胡杨树下缠绵相拥的一对身影,敏达转身牵马,并没有招呼礼官和随从,独自向着来时的雪路行去。

 

第十三章

 

三殿下醒来之时,感到了冥识之中无声笛的轻微震动,立刻意识到此时他们是身在小桫椤境中。

 

第十四章

三殿下到北极天柜山受刑,天君都没来,帝君却陪送着一道过来了。

 

第十五章

少女没有立刻发怒,慢慢地从雪地上坐了起来,欣赏着成玉一边痛呼一边挣扎的惨状……

第十六章

光神祖媞复归,八荒震动,慈正帝以观火镜探查光神复归降临之处,发现是北极天柜山。

媒体评论

名人与读者推荐(专业书评):

唐七公子卓越的想象力之下,所依托的并不是凭空捏造想象,而是极其深厚的古典文学素养。

         ——金曲zui佳词人   方文山

 

 

唐七是一位难得的言情作家,每出版一部作品都会给我们带来一场耳目一新的盛宴。我很佩服唐七的功力,她不但能将悲欢离合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还精于讥讽,擅于调侃,语言文字经过她的揉捏拼接,嬉笑怒骂便跃然纸上。

                                        ——网络读者 络绎不不绝

 

 

读《步生莲》才知道风流并不是“用甜言蜜语和温柔体贴铸成的有情风流”,而是“漫不经心和无可无不可铸成的无情风流”。他的情只在遇见长依后不知不觉只给了一人。借用夜华的话,“总有灼灼桃花十里,取一朵放心上,足矣。”成玉就是连三殿下注定的心上*桃花。

                                           ——网络读者   张灵子

连宋和成玉元君的三生三世在这里。序章交代了长依仙子因爱恋天族二殿下桑籍帮他去营救小巴蛇少辛,一个抱得美人归,另一个惨死在锁妖塔里,神仙死在锁妖塔里说出来都丢人啊。而长依就是女主角成玉的前世,连宋散了半身修为敛回她的一口气息,送入凡间成为了熙朝王族的红玉郡主。

 

东华一家三口的戏份太短了,“滚滚,我是你父君”短短七个字怎么能满足三生粉的好奇心呢。期待唐七能尽早完成《步生莲》的创作,想必这本小说也能影视化。

 

                                     ——选自腾讯网 •影剧早知道

 

 

“殿下取晚霞*艳的一线红光,将龙鳞打成了一套首饰……很美,郡主定然会喜欢。”

天步口中的那套首饰,成玉其实见过,她在梦里见过。

只是她从不知那华美的饰物乃是由龙之逆鳞和夕晖晚霞打造所成。

 

                            ——摘自《三生三世步生莲 贰·神祈》

 

在线试读

乞巧节那夜的后半夜,连三领着他们一行人自冥司回到了凡世。他们是如何回来的成玉记不大清了,因她是在睡梦中被摇醒带回来的。

刚从冥司出来时她醒了一小会儿,稀里糊涂觑见竟是国师一路背着她,连三则一个人走在他们前头。

她蒙了一会儿,两下挣开国师,急跑几步上前一把抱住了连三的手臂。她整张脸都埋进了连三的胳膊,没瞧见连三的表情,只在混混沌沌的意识里,听到连三沉声问国师:“不是告诉你让你看好她?”

国师很委屈:“是郡主她突然挣开我,我着实没有预料到,有些猝不及防。”解释完这一茬,国师对她的行止还提出了一点看法,“是不是郡主觉得靠着将军更加安全?”分享完了这个看法国师还挺感慨,“郡主即使在睡梦中也这么谨慎,了不起啊。”

国师絮絮叨叨说着话,她打了个哈欠,只觉睁不开眼,头一点一点直往连三身上靠,困意极盛,又迷糊起来。

她记得自己好像嘟囔了一声“困”,连三有点冷淡,没搭理她。但下一刻,他的手却伸过来揽住了她,停了一会儿,他还将她抱了起来,让她能够枕在他的怀中好好安睡。

次日她在春深院中醒了过来。

那之后她便没在曲水苑中见过连三了。

梨响打探来的消息,说是大将军已离开曲水苑回京郊大营练兵去了,成玉私底下失落了一阵,也就罢了。

 

自冥司归来后,成玉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皇帝和太皇太后都没看出什么。

自那日击鞠赛后,西园明月殿前的鞠场便一直没被封上,齐大小姐没事就找成玉去鞠场玩些新把戏。皇帝看在眼里,除了教训过她们一句要折腾也别顶着烈日折腾,别的倒没有再拘束成玉什么,因此她日子过得还挺愉快。

成玉同齐大小姐蹴鞠时季明枫也总来,刚开始只在场边看着,后来齐大小姐邀季世子赛了半场,惊艳于季世子的球技,便做主将他纳进了她们这个小分队。故而时不时地成玉也同季世子一道玩。

马球打了七八日,成玉对明月殿前这方豪奢鞠场的热情渐渐消退,越来越想念起连三来。盼了几日碰到国师,听国师说连三因军务太过繁忙之故,不大可能再回曲水苑伴驾了,她又开始见天地琢磨着溜出去。溜了三次,被皇帝逮着三次,跪了两次,关禁闭关了一次。

待从禁闭室中出来,已过了处暑,暑气渐消,整个行宫都在为还京做着准备,她可高兴坏了,想着没两天就能重返十花楼重获自由,难得安生了几日。

她琢磨着连三也该练兵回来了,打算一回城就去他府上找他去。

 

结果回城先撞上了小花。小花说找她有急事。

小花的意思是,她新近看上了一个和尚,但她也知道出家人戒情戒欲,戒嗔戒痴,不大会愿意同她好,她十分苦闷,不知该怎么办,一直在等成玉回来,想找她谈一谈心,诉诉情伤。

成玉听小花说明来意,沉默了片刻:“你不是喜欢我连三哥哥吗?我记得上上个月你还同我说我连三哥哥品貌非凡不容错过。”

小花也沉默了片刻:“哦,连将军……连将军他已经是今年春天的故事,眼下已是秋天,”小花远目窗外,给了她一个很诗意的回答,“每个季节,都应该有每个季节的故事。”

小花的理论成玉不太明白,也不想明白,她只是很为小花发愁。因小花毕竟是个妖,成玉觉得,但凡是个正经和尚,看到小花的反应都该是把她给收了或是镇了,就像法海把白素贞给镇了一样。

为了让小花迷途知返,成玉带小花去听了一下午小曲,小曲的名字叫《法海你不懂爱》。

去大将军府这事只能顺延到次日。

结果次日,她满腔期待去到大将军府,还是没能见到连三。天步出来迎她,说将军他仍在京郊大营,不知归期。

翌日、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成玉日日都去一趟大将军府碰运气。天步一再同她保证,说若是连三回府,定然时间同他禀报她来寻他这事。但即便如此,不知为何,成玉却总觉难安,非要日日都过去看看。

后来有一次,天步语含深意地叹息:“郡主如此,倒像是十分思念我家公子。”

她没听出来,挺老实地也叹了口气:“是很想连三哥哥,我们好久不见了。”

天步带笑看她:“郡主为何如此想念我家公子、想见我家公子呢?”

为何如此,她没想过,或许想念连三,同想念亲人也差不多,她回道:“就是老见不着他吧,心里有点空落落,还有点着急。”说着便又感到了那种空荡与失落,有点烦恼地道,“唉,既然今日他还不在,那我明日再来吧。”说着就要转身。

天步却拦住了她:“郡主等等。”待她疑惑停步,天步认真地看了她一眼,“若是公子他一直不在呢?郡主你会每日都来吗?”

她有点诧异:“他为何会一直不在啊?”

天步道:“假如呢?”

她蹙着眉头想了想:“我当然要来的,他不会一直不在的,即便又有什么战事需连三哥哥他率军出征,也需他回城行出征仪,那时候我总能见上他一面吧。”

天步有点无奈:“我说的不是……”但她没有将这句话说完,顿了一下,摇了摇头,笑道,“没有什么,今日我同郡主说的话,郡主都忘掉吧。”那笑容中含着一丝怜悯。也不知是对谁。

不过成玉没有看出来。

 

成玉去将军府的时辰不定,有时候清晨,有时候日暮,但没有在晌午前后去过。

这几日里,季明枫日日来邀她游湖游山,晌午时分她几乎都跟着季明枫在城外闲逛,并不在城中。其实若只是季世子一人邀她,她也就拒了,但季世子回回都带着齐大小姐。齐大小姐是个不大爱交朋友的人,竟能同季世子走得这样近,着实难得;看齐大小姐兴致这样高,他们来邀她,她也就跟着一道去了。

成玉印象中,季明枫是个很沉闷的人,没事就爱在书房待着,但近来跟着他和齐大小姐出城瞎逛了几日,才发现原来季世子也挺有情趣。比起她来可能差点儿,但比起一说找乐子就只会赌球和上青楼喝花酒的小李大夫,真是强了不要太多。

譬如季世子带她们去过小瑶台山半山腰的一片桂花林。秋阳和煦,桂香缠绵,季世子带了一整套酒器酒具,就地采了山梅在桂树下给她们煮酒,她和齐大小姐蹲在树下耍骰子玩牌九,一整天都很开心。

譬如季世子还带她们去过大瑶台山背后的一条清溪。秋风送爽,溪流潺潺,季世子取溪中水给她们烹茶,还砍了果木生火给她们烤溪鱼,她和齐大小姐蹲在烤鱼的火堆旁耍骰子玩牌九,一整天都很开心。

再譬如季世子还带她们去访过一位深山隐士。天朗气清,山鸟和鸣,季世子同隐士一边谈玄论道一边在菜园子里挑青菜给她们做素宴,她和齐大小姐蹲在菜园子旁边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耍骰子玩牌九,一整天都很开心。

跑了几日,成玉觉得跟着齐大小姐和季世子出门,的确比她一个人闷在城中要有意思许多。

 

齐大小姐自觉自己是个粗人,但就算她是个粗人,她也察觉出这些日子成玉有心事。自然,同她一道玩乐时成玉她也挺高兴的,但可能她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时不时地她就会突然走神。

成玉、连三和季明枫三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齐大小姐虽然不太明白,但成玉为何会走神,她却大致猜得出。

这些日子,成玉一直惦念着连三。

此事旁观者清。

连三待成玉如何,齐大小姐不清楚,不过季世子一看就是对成玉有意。而成玉,傻不愣登的什么都不知道,因此总当着季世子的面提连三。

季世子带她们去桂林,成玉拾了一地桂花,说此地花好,要带回去给连三,供他填香;季世子带她们去溪畔,成玉灌了一葫芦溪水,说此地水好,要带回去给连三,供他煮茶;季世子带她们访隐士,成玉她还拔了隐士菜园子里一把青菜,说此地青菜爽口,要带回去给连三,让他也尝尝鲜。

每当这种时候,季世子就很神伤。

齐大小姐有些同情季世子,还有些佩服季世子,觉得他见天被这么刺激还能忍得下去,是个不一般的世子,同时她也很好奇季世子能忍到哪一日。

答案是第八日。可见真是忍了很久。

但季世子即便发作起来,也发作得不动声色,大约因天生性格冷淡,情绪再是激烈,也像是深海下的波澜,只他自己明白那些汹涌和煎熬,旁人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

“他不值得你如此。”季世子说。

彼时成玉正和齐大小姐叨叨猎鹿的事。齐大小姐听清季世子这七个字,明智地感觉到应该把舞台让给身旁二位,一言未发,默默地勒了马缰绳自觉走在了后头。

成玉也听清了季世子的话,但她静默了片刻,似是想了一会儿,才开口:“世子刚才是说连三哥哥不值得我如此是吗?”她抬起头,“季世子的意思是,连三哥哥他不值得我如何呢?”

季世子座下的名驹千里白行得比成玉座下的碧眼桃花快一些,多探出一个头,但他并没有回头看成玉:“不值得你总是提起他,”他道,“亦不值得你从不忘带礼物给他,更不值得你每日不论多晚都要去将军府一趟打探他的消息,还不值得无论何时、何地,你……”看似平静的语声中终显了怫郁之色,似乎他自己也觉察到了,因此突然停在了此处,没有再说下去。千里白停下了脚步,走在后侧的碧眼桃花也跟着停了下来。季世子静了好一会儿,终于回头看向成玉:“你将他放在心中,但他又将你放在了何处呢?”

成玉单手勒着缰绳骑在马背上,一张脸看着挺镇定,但此时她整个人都有点蒙。她觉得无论是她每日去找连三还是她总记得给连三带点儿什么,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因为她闲着也是闲着,说连三不值得她如此着实小题大做。但季世子他为何如此小题大做?她想了会儿,记起来季世子好像同连三不大对付,可能他不太喜欢她没事总提连三吧。

她就点了点头,并没有太当这是个什么事,双腿夹了夹马腹,一边催着碧眼桃花走起来一边道:“那我明白了,以后我就不提连三哥哥了吧。”

季明枫却调转马头挡在了她面前:“你什么都不明白。”季世子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看似平静的一双眼眸中有一些极深的东西她看不真切,但他的语声她却听得真切,“他骗了你。”他似是有些挣扎,但终,他还是再次向她道,“连三他骗了你。”

成玉不解地眨了眨眼,季明枫没有再看她,似乎他要告诉她的是一桩极残忍之事,故而不忍看她的表情。他低声问她:“你今晨去大将军府,他们是否告诉你连三他仍不在?”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今日一大早她前去大将军府,此次出门迎她的并非天步,却是个从未见过的小厮。倒是个秀气的小厮,生得很秀气,说话也很秀气,告诉她将军不在,天步也不在。

听到她的回答,季明枫静了一会儿,蹙着眉头道:“连三他昨夜便回府了,你今晨去他府上探问时,他其实就在府中。”他抬手揉了揉眉心,依然没有看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所有辜负你的人,你都愿意为他们找借口,你想说或许他太忙没空见你,又或许他的侍女忘了向他通传你每日到访之事。”

他顿了一顿,似是接下来的言辞难以为继,但终归他还是将它们说出了口:“但今晨你走之后,烟澜公主便带了绘画习作前去将军府向他请教,那位公主并没有被拒之门外,而后,他又领了那位公主去小江东楼喝早茶,他看上去不像没空。”

成玉没有出声,她走了会儿神。

她听明白了季明枫的意思,说的是连宋在躲着她。如若连三的确昨夜就已回府,那这个做派的确有些像在躲着她。但,为何呢?

她还记得同连三在一起的后那夜,明明那时候还好好的。她虽然曾经从季世子身上学到过一个人会突然讨厌另一个人,没有原因,也没有理由,但她想那不会是她和连三。连三的确有时候喜怒无常,难以捉摸,但他从来待她那样好,那些好都是真的,他会在她哭泣时擦干她的眼泪,在她疼痛时握住她的双手。连三是绝不会伤害她的人。

回神时她发现季明枫正看着她。她蹙着眉头,无意识地扯了扯背在身侧的那把弓箭的弓弦,绷紧的弓弦发出极轻微的一声颤音,她抬头看向季明枫:“可能真的有什么误会?侍女没有呈报给他也好,小厮误传了也罢,或许他真的不知道我在等他呢。”

季明枫安静地看着她:“阿玉,他不值得你对他的那些好。”

 ......


爱情的开关 애정적개소
9,800원
琉璃美人煞(全三册)유리미인살(전삼책)
44,800원
狼少年 랑소년
9,500원
东宫 동궁
9,800원


회원님의 소중한 개인정보 보호를 위해 비밀번호를 주기적으로 변경하시는 것이 좋습니다.
현재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확인
6~20자, 영문 대소문자 또는 숫자 특수문자 중 2가지 이상 조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