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즐겨찾기
  • 시작페이지로 설정
  • 장바구니
  • 마이쇼핑
  • 주문/배송조회
  • 고객센터
(0)
페이스북 트위터 
43%
还是想吃辣炒年糕2 환시상흘랄초년고2
판매가 25,500원  할인내역
할인내역

구분 할인
기본할인 10,800원
14,700
적립금 147원
배송 택배 70,000원 이상 구매 시 무료
상품정보
전자상거래 상품정보 제공 고시
도서명 还是想吃辣炒年糕2 환시상흘랄초년고2
저자, 출판사 白世熙, 中信出版社 중신출판사
ISBN 9787521722628
출간일 2020-10-01
고객평가 0건  ★★★★★ 0/5
저자 白世熙
ISBN 9787521722628
출판사 中信出版社 중신출판사
수량
총 상품금액 14,700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1、 本书是韩国畅销50万册的《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的续集,*本记录了作者前12周的治疗过程,这本书是后14周的治疗对话记录。两本合在一起,是一个完整的心理治疗全过程,读者仿佛也随着作者一起坐在诊室里,在医师的引导下,逐步走出内心的黑暗,获得治愈和解脱。
2、 《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一书在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时间里成为备受读者喜爱的心理学读物,在韩国常踞畅销书榜,繁体版一上市也即刻登上诚品畅销书榜。
3、本书和上一本书一样,是根据作者与精神科医师的对话录音整理而成,非常真实可信,没有经过任何修饰,帮助普通读者了解抑郁症是如何发生,如何表现以及如何治疗的。书中有来自专业医师的指导和建议,也能够让我们学习到实用的心理学知识。
4、《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出版后产生巨大反响,作者不再害怕将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而是更加勇敢地“自揭疮疤”,告诉大家不要因为有心理的创伤就觉得跟人不一样,抑郁症患者去医院寻求帮助其实就像人得了感冒要去看医生一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内容简介

“对于想要彻底治疗抑郁症的人,这本书可能不是一本很有用的指南。我只是想通过自揭伤疤,带动大家也去发现自己从未察觉到的内心黑暗面。”

一个90年生的韩国女孩,多年饱受轻郁症与焦虑障碍的困扰。2017年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精神科医师,开始接受心理治疗。她把和医师的12周对话都录了音,每天回家听着录音重新温习治疗时的内容,后来整理成书《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
接下来她的情况并没有好转,有一段时间,她会因为讨厌看见自己,用棉被把自己从头到脚盖住。在昏暗处她会戴着眼镜,将大部分脸遮挡起来,才感到心安。她请了一个长假,整个人像得了昏睡病一样不分昼夜地睡觉。她不想走进公司,厌恶和同事坐在一起开会。她开车出了车祸,*时间想到的是“为什么我还没死”。
她多么希望这样的人不是她。
本书是她从第13周到26周与精神科医师对话的记录。关起门来的诊室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医生和患者之间,究竟是如何讲述,如何倾听,如何引导,如何治疗的?这本真实的记录会让你找到答案。

作者简介

白世熙
1990年生于韩国首尔,文艺创作系毕业,有5年出版社工作经验。十几年来饱受“轻郁症”与“焦虑障碍”的困扰。2017年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医师,开始接受心理治疗。
喜欢阅读、写作,最爱吃的食物是辣炒年糕。
作者网址: https://www.instagram.com/sentido90
;.;译者尹嘉玄,韩国华侨,旅居澳洲。
从事韩文相关工作逾十年,现为书籍专职译者,也是全职妈妈。曾有译著《82年生的金智英》。
虽然每天累到想死,但还是想喝可口可乐。

目  录

序  面对自己从未察觉的伤痛
第13 周  想要被人爱有什么不好?
第14 周  摆脱不掉的减肥强迫症
第15 周  我习惯用他人的眼光看自己
第16 周  我需要肉眼可见的伤口
第17 周  不论死活,都令我感到害怕
第18 周  有人衷心期盼我幸福
第19 周  和我自己对话
第20 周  内心的中间地带,变宽阔吧!
第21 周  其他人又没经历过我的人生
第22 周  不论是伪善还是真诚,都要完全做自己
第23 周  我这人到底有没有原则?
第24 周  弹性思维和短暂休息的勇气
第25 周  尽量去看自己光鲜亮丽的部分
第26 周  总之,人生还是会继续走下去
尾声  我已经不再讨厌我自己

免费在线读

第 16 周  我需要肉眼可见的伤口


星期天,我的抑郁又发作了,明明都已经准备好要前往延南洞,却临时躺回了床上,吃了好多好多零食配啤酒。无力感笼罩全身,棉被则像棺材板一样沉甸甸的,我好想死。
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傍晚八点多,我起来喝了马格利酒, 读了一会儿书,刷刷手机,用巧克力和海苔当下酒菜,把酒喝得一滴都不剩。
就在这时,我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自残,想要在身上弄出一些肉眼可见的伤口。我在脑海中想象了许久自残的画面,原本打算要睡觉,也躺在床上了,此刻突然有了强烈的念头,觉得非做不可,于是毫不犹豫地去拿了一把刀子,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好几道。正当我心想“这样应该就够了吧” 的时候,我穿上夹克外套冲出家门。我爬上四楼的天台俯瞰下方,那个高度并没有使我感到恐惧,真正令我害怕的反而是掉到下面时感觉应该会很痛,我就这样向下看了许久,要是酒再喝多一点,醉意再浓一些,也许我就跳下去了。还好, 最后我清醒过来,在那里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又重返家中。
我躺在男友身边默默看着手腕上的伤痕,这时男友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他问我:“你的手怎么会这样?是在哪里划伤的?”我因为害怕而躲进了棉被,低声呢喃:“是我自己弄的。”男友听完一脸茫然,过了一段时间才起身去拿药来帮我涂。
我就这样熬到了凌晨,然后终于睡着了。压力与不安一直纠缠着我,我又因为宿醉而头痛反胃,全身起了荨麻疹, 光线照在我的皮肤上,看上去实在恶心,于是我拉下小房间的卷帘,彻底阻隔光线。
我躺着看了一会儿书,然后打电话给精神科医师。医生建议我立即住院,我泪流满面,和男友一起哭了很久。到底为什么情况会变得如此糟糕?实在令我难以接受。我挂上电话以后躺在床上好一会儿,然后起身去洗了个澡,便前往医院。

我 您好(已经在哭泣)。
医生 今天没有去上班吗?
我 对,我想要一直不上班。
医生 如果需要住院的话,公司可以马上批准你休病假吗?
我 我想要直接辞职。
医生  辞职的事可以等之后再决定也不迟,要是住院可以请病假的话,就先请病假吧。你现在这种情况,你自己应该也知道不太正常,等你恢复正常的时候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做了一些冲动的决定,我担心你又会感到懊悔不已,要挽回也为时已晚,那又会变成另一种伤害。
我 我不想去上班……
医生  我理解,在这种状态下,一定会不想上班的。依我看你现在最好不要再去想公司的事,包括辞职这件事。
我 我想要辞职(无限重复)。
医生  我只是劝你过段时间再来做这个决定,就算到时候你依然决定辞职,也不会有任何人阻拦你,但是假如这个决定是在你身心状态不稳定时做的,那么就算你已经思考了很多次,也很难保证是正确的决定(因为不是处于正常的状态)。方便给我看看你手腕上的伤吗?
我 (给医生看)
医生 天哪,这是分好几次弄的吗?
我 对。
医生 用什么弄的?
我 刀子。
医生 当时有什么感觉?
我 出乎意料,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
医生 看到血流出来时有什么感觉?
我 原来我还会流血。
医生 有觉得很爽之类的感觉吗?
我 有一点类似解脱……终于解脱的感觉。
医生 这件事是怎么开始的呢?
我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
医生 当时是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吗?
我 对,当时应该是没有太多的情感或想法。
医生 确定这样做之前犹豫了多久呢?
我 的确犹豫了一段时间。
医生 从前一天开始犹豫的吗?
我    没有,就像我上次来治疗时对您说的,我一直都有这样的冲动念头。昨天因为我的状态太差,坐了一整天,还喝了很多酒,本来想要喝完乖乖去睡觉的,都已经在床上躺好了,结果还是按捺不住想继续喝酒的欲望,重新起身去喝了整罐马格利酒,然后躺在床上决定要睡觉,但是一直有一股很强烈的冲动,想要用刀子划自己的手腕,所以最后忍不住就去做了这件事。
医生 你还记得当时所有情形吗?
我 都记得,但是不记得自己当时在想什么,感觉也没特别想什么,就只是“嗯,我终于去做了”这种感觉。我不是对您说过我有自杀冲动吗?我一直告诉自己,万一真的走上绝路,一定要选择用跳楼的方式,所以我去了四楼的天台,不是真的去自杀,而是想要站在那里看看自己会不会清醒一点,也顺便感受一下危险刺激的感觉。我住的地方是独栋公寓, 所以屋顶就在天台,于是我站上屋顶往下俯瞰,当时觉得非常可怕,而且感觉应该要在更高的地方跳下去才有办法成功死掉,明明很害怕,却又好像不怎么害怕,感觉只要下定决心,再多喝点酒,就真的能跳下去。
医生 那你都没有想到男友吗?
我 我不打算从现在住的那栋顶楼跳下去,因为这么做会对男友和邻居造成困扰。
医生 这是你当时闪过的念头吗?
我 不是,我一直都这么想,所以每次在寻找自杀地点时,都是以施工中断或废弃的建筑物为主。
医生 早上起床看见这些伤口有什么感觉? 
我    嗯……感觉自己太没胆量、太弱了。
医生 都不会觉得痛吗?
我 这其实划得不深,所以不到很痛的程度。
医生 当你在划的时候想过要用这个方式自杀吗?
我    没有,试过之后反而觉得不能用这个方式自杀,这只是残害自己的手段,该怎么说呢……我对于自己终于执行了自残这件事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是割自己皮肉的感觉并不好。
医生 你刚才不是说,要是再多喝一点酒就可以做到。
我 对,要是再多喝一点应该可以。
医生  虽然划伤自己、跑去天台都是基于你的意志,但其实也有很多案例是最后因为不小心而导致遗憾的事发生。比方说,原本只是想要去看一看,结果不小心失足坠落,或者尝试其他方式,结果不小心弄假成真,旁边也没有人可以立即救援,所以当场身亡。要是这样的话,你会有什么想法呢?
我    您的意思是,在我还没有准备好自杀的状态下不小心身亡吗?这个嘛…… 如果是尝试上吊的话,应该会为了挣脱而不停挣扎吧?
医生 对,通常都会挣扎,但也因为挣扎而使绳子勒得更紧。
我 (惊讶)是吗?如果是不小心失足坠落,就只是一瞬间的事,应该也没机会产生什么想法吧。
医生 总之,通过自残感受到满足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假如为了去体验那份满足感而发生失误,岂不是太遗憾吗?又不是寿命已尽或者心理早已做好准备,是不是也应该想想因为失误导致丧命或者半死不活, 经历更大折磨的可能性?在我看来,你现在很像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有太多不可控制的事情,所以才会想要去寻找一些可以控制的事情来做,例如自残或者辞职。
我 我想要为所欲为,甚至心想:“至少要这样大闹一场,才会被人认为是真疯而不是装疯。”
医生 看起来像真疯又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呢?正面的或者负面的影响。
我 因为公司和周围的人都看不见我的内心状态,都认为我是在无病呻吟……实际上我也觉得自己挺异于常人的。总之,我感觉这样做他们会更容易了解我, 当我提出辞职时,也可以直接给他们看这些伤痕。
医生 给他们看这些伤痕有什么意义呢?
我 他们至少会想:“嗯,看来这人真的疯了。”然后相信我的说辞吧?
医生 为什么需要让他们相信呢?
我 我希望他们可以相信。
医生  任何人都会有自己的辞职理由,比如找到其他工作、受不了主管等,有必要用如此特殊的方式“亲身”提供证明吗?仿佛是在告诉其他人:“我无法把心掏出来给你们看我有多苦,但我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展现给你们看。”真的有必要展现如此过度的真诚吗?
我 不知道,我只是……我只是对自己感到很无语。我……(叹气)可能是我自己也认为自己无病呻吟吧。
医生  所以你为了让人相信你并非无病呻吟,刻意表现自己是有病呻吟,而做出自残行为?其实任何人感到痛苦都会直接表示自己很难受。
我 难道我是缺乏关注,想要引人注意吗?真希望有人能知道我现在有多痛苦。
医生 其实最先要知道自己痛苦的人是自己。
我 我就是很怀疑自己这一点,痛苦的时候会觉得“天啊,痛苦死了”,但是脑海中又会浮现另一种声音:“你到底有什么好痛苦的……”
医生  我觉得你太在意周围的人对你的看法,不论是停薪留职还是直接辞职,只要你认为自己太痛苦,就义无反顾这么做好了,为什么一定要向其他人说明或展示自己的痛苦程度?我觉得这一定不只是为了展现给别人看,很可能也是为了展现给自己看。
我 (哽咽)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医生 曾经有一名男子也是和你一样,划伤自己的手腕。他是一个军人,起初划的伤痕不多,后来他觉得其他人都认为他在作秀,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作秀,他将整只手臂全部划伤,然后来医院找我。
当他这么做以后,别人的认知真的因此而改变了吗?就算看到他后来更严重的自残,大家对他的印象就会改变吗?从此以后他就会受到不一样的对待吗?当大家了解到“原来世熙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真是辛苦了”的时候,接下来呢?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 至少想法应该会不一样吧?
医生   但是在此之前,他们很可能就已经多少知道你的状态了,不是吗?我想要强调的是,你完全不需要在身上划下这些伤痕,也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想辞职就辞职。
我建议你多练习痛苦时就直接说自己有多痛苦,根本不需要一直隐忍到最后,再来用自残的方式告诉大家:“ 我其实已经忍很久了,都已经痛苦到自残的地步……”
我     但就算对公司说我内心很痛苦,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医生  痛苦只是我打的比方,如果到了足以决定去留的程度,我想在那之前你一定也已经思考过很多,但是每当你有那些烦恼时,你总是选择独自承受,也就是在说出“我不喜欢这样”之前,你都只是不断地默默忍受。
我 可是不忍受又能怎样呢?我只能忍受啊。
医生 就是因为你这样画地自限……
我   (爆炸)不是啊,我的工作就是做书,那就是我的工作,我要怎么去跟人家说我做不到呢?该做书的人说自己无法做书,那到底是要干吗?
医生  我指的不是做书这件事本身,而是在这当中一定存在一些细微问题,感觉你都只是默默忍受那些小问题,然后一直不断地累积负面情绪。
我 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要辞职不干了。
医生  刚刚我在电话中也对你说过,在我看来目前的确是危机,但是摆脱危机的方法如果是自残,我并不认为会对克服危机有多大帮助,可能向公司递辞职信会使你爽快一时,但是这跟迫不得已辞职有什么两样?
我    这真的不是什么迫不得已,我是真心想要这么做……
医生  好吧,就算是真心想辞职,我也希望你等恢复正常后再做这个决定,在那之前不如先来想想办法如何摆脱现在的压力。
我 在医院里吗?
医生  我建议你住院,现在的你需要住院,因为你在日常生活里受到的压力或影响实在太大,应该很难用其他方式思考或者转换观点。
当然,就算住院也不会让你突然变幸福,世界变明朗,绝对不会,但至少可以让自己休息一下,我知道你本来也想要休息,所以安排了一趟旅行,但压力还是依旧在,不是吗?这说明光靠旅行是不够的。
辞职的事情等你住院后再来思考也可以的,就好比当我们面临狂风暴雨时,一开始可能只须撑伞、穿雨衣就足够了,但是随着风雨加剧,再也承受不了那样的威力时,就必须赶快躲进某个地方避雨才行。
我 (已无话可说)您开的药会使我起荨麻疹吗?
医生 我叫你别吃的那颗药,挑出来了吗?
我 只有昨天挑出来没吃。我腿上现在起了荨麻疹。
医生  一定要拿掉那颗药才行,当时我也告知过你,现在你在酗酒,一直往残害自己的方向发展,那是因为你有选择权。
我这样说可能会令你感到不悦,现在我要收回那份选择权,我建议你住院,这样对你有好处,至少住院期间是不允许喝酒的,希望你可以因此而产生“好想赶快从这里出去”的欲望。
假如喝醉酒以后烦恼就会消失不见,或者换一片天地,那么你大可以继续喝醉,但现实是就算喝得烂醉,第二天醒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要是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就应该鼓起勇气说:“我好累,我需要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充满电以后再重新上路。”而不是不惜划伤自己的身体咬牙苦撑。
我建议你不妨先去看看病房设施再做决定,如果觉得不行,也可以转去大学附属医院,我认为你这几天最好住院,然后什么事情都别做,发呆就好,给自己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
我 那可以看书吗?
医生 可以带书进去。
我 只要打电话过去询问能否住院就行吗?
医生 住院与否是由那边的医生决定,你必须先接受诊断,也需要先确认一下有没有病房。
我 那我打电话问问看吧,也提前预约好门诊。
医生 嗯,随时去都可以,现在去应该也可以。 
我 好的,我了解了。
医生  我会开一张诊断书给你,你可以拿去给他们看,让他们事先知道太多也不好,你直接去当面跟他们说比较好,要是他们认为需要额外的意见,再打电话给我。
我 好的。
 

希望是我,却又希望不是我的矛盾心理

 

我拿着医生给我开的药和诊断书,直接去医院挂了号。轮到我的时候,我走进诊室,一名女医师坐在里面,用单调的口吻问我各式各样的问题——“当时是喝酒了吗?”“是第一次自残吗?”“当时有什么感觉?”“现在的心情如何?”等等。问完以后医生请我到外面稍等一下,又请家属进去, 于是男友走进了诊室。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男友终于出来,对我说:“我们还是回家吧。”我问他原因,他告诉我这里不是能让我舒服休养的地方,而是要被彻底隔离,每天还要按时间表做操,里面有很多人症状比我还要严重,反而容易对我这种患者造成心理压力。医生认为我目前最需要的是戒酒和辞职,尤其戒酒最重要。
回到家以后,我把剩余的啤酒统统倒掉了,没有一丝想要喝酒的念头。男友一直陪在我身边安慰我,诉说着那些不会到来(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的灿烂未来,就像一段有起承转合、结构完整的故事,直到我入眠。
我请了一个长假,整个人像得了昏睡病一样不分昼夜地睡觉,自残以后感觉时间流逝得更缓慢。最终,我希望这是自己,却又不希望是自己。真不知道这种错综复杂的矛盾感到底要带我去向何方。


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 합마선생거간심리의생
13,300원
[구판도서 흰색표지입니다. 사진하고 표지 틀림30%추가할인] 被讨厌的勇气 피토염적용기(미움받을용기)
13,600원
我真的很棒 아진적흔봉
17,500원


회원님의 소중한 개인정보 보호를 위해 비밀번호를 주기적으로 변경하시는 것이 좋습니다.
현재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확인
6~20자, 영문 대소문자 또는 숫자 특수문자 중 2가지 이상 조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