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즐겨찾기
  • 시작페이지로 설정
  • 장바구니
  • 마이쇼핑
  • 주문/배송조회
  • 고객센터
(0)
43%
[十年典藏新版] 步步惊心 (全2册) [십년전장신판] 보보경심 (전2권)
판매가 34,000원  할인내역
할인내역

구분 할인
기본할인 14,400원
19,600
무이자할부
무이자할부 카드안내 X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3~12개월 5만원이상
적립금 196원
배송 택배 70,000원 이상 구매 시 무료
고객평가 0건  ★★★★★ 0/5
저자 桐华
ISBN 9787540450977
출판사 湖南文艺出版社
수량
총 상품금액 19,600

基本信息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第1版 (2015年8月8日)
  • 平装: 624页
  • 语种: 简体中文
  • 开本: 16
  • ISBN: 9787540450977
  • 条形码: 9787540450977
  • 商品尺寸: 23.2 x 15.2 x 4.4 cm
  • 商品重量: 839 g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步步惊心(十年典藏新版)(套装共2册)》超人气作家桐华的成名代表作,2005年开始连载,引领了网络原创小说的穿越风潮,畅 销百万套。2015年是《步步惊心》发表第十年,典藏版装帧升级,极具收藏价值。
由陈意涵、窦骁、杨佑宁等人气演员领衔主演的同名改编电影《新步步惊心》于2015年8月7日登录全国院线,火爆献映。 
2011年,《步步惊心》电视剧播出,引起了空前的收视热潮和关注,并捧红了众多演艺明星,其精彩内容也被广大观众所认可,成为影视改编的经典。
《步步惊心》图书版权多国输出,韩国SBS电视台更买下《步步惊心》电视剧版权,明年初翻拍韩版《步步惊心》电视剧,导演由拍摄过《那年冬天风在吹》、《没关系,是爱情啊》的韩国知名导演金奎泰担任。目前韩版《步步惊心》正在剧本创作和选角阶段,预计明年初开播。这将成为近年来首部被改编为韩版电视剧的中国原创小说作品。

名人推荐

作为桐华的处女作,《步步惊心》里所涉及的内容,一直被认为是“九子夺嫡”穿越鼻祖之作。
——《东方卫报》
《步步惊心》绝对是一部标志性的作品,它独具风格的历史演义和凄美绝伦的爱情架构结合得天衣无缝,从而摆脱了一般言情小说的窠臼,而更像一部传奇。
——《时尚》
“言情”是女人每天都在做的梦。如果说《步步惊心》的梦在历史的深渊上盘桓,那么这一次,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时代的梦,一个忧伤的裂痕。
——《北京青年》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用《步步惊心》里的这两句诗,献给那些深爱过却不能在一起的情侣们。
—— 《瑞丽》
与以往穿越小说中主人公天马行空、无所不能的情节相比,《步步惊心》去除了夸张的成分,更加暗合历史,偏重展现权力争斗。被誉为“清穿小说鼻祖”。
——国际在线

作者简介

桐华
作家、影视制作人。
已出版作品:《步步惊心》《大漠谣》《云中歌》《曾许诺》《长相思》《最美的时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半暖时光》《那片星空,那片海》
影视剧作品:《金玉良缘》《抓住彩虹的男人》

目录

《步步惊心·新版》 上册 
自序 不思量,自难忘
第一章 梦醒处,已是百年身
第二章 同来何事不同归
第三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
第四章 人有悲欢离合
第五章 酒入愁肠应易醉
第六章 知己一人谁是
第七章 花灯醉,少年行
第八章 才始春来春又去
第九章 把酒言欢塞上
第十章 胡不归,所为何
第十一章 劝君惜取少年时
第十二章 一种相思独自愁
第十三章 妆成秀色酬君意
第十四章 携手处,游遍芳丛
第十五章 一层秋雨一层凉
第十六章 落花随水情亦逝
第十七章 鲜衣怒马,莫多情
第十八章 罗带飘舞月中仙
第十九章 木兰花开有情无
第二十章 事事堪惆怅,断柔肠
《步步惊心·新版》 下册
第一章 有情终古似无情
第二章 行尽处,云起时
第三章 知己把酒话从容
第四章 雷霆怒,痴人愿
第五章 恩怨两边哪堪计
第六章 相忘谁先忘
第七章 祸福从来不可期
第八章 心安即归处
第九章 喜生忧,爱生畏
第十章 相逢犹恐是梦中
第十一章 不许孤眠不断肠
第十二章 一缕芳魂归青山
第十三章 姹紫嫣红开遍
第十四章 何不相守慰寒影
第十五章 不悔情深恨匆匆
第十六章 难抛往事一般般
第十七章 头白鸳鸯失伴飞
第十八章 曷不委心任去留
第十九章 离别苦,相思念
第二十章 花落人亡两不知
第二十一章 后记
番外一 杏花、春雨、少年笑
番外二 一窗明月满帘霜
番外三 寒梅落、泪随风
番外四 九重三殿谁为友
番外五 往事哪堪再回首

序言

不思量,自难忘
2005年5月16日,刚到美国不久的我,旧日生活已结束,新的生活还没开始,很闲,很无聊。一时冲动,我在线写了《步步惊心》的第一节,检查完错别字后,立即贴到网上。
大概贴到第三节的时候,开始有人留言,本来还在担心没有人看的故事,却渐渐地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欢。我对这个故事越来越严肃认真,吃饭睡觉都在思考故事。我不是专业写手,我高中是理科,大学是商科,平时从不玩弄文墨,我完全不知道这个故事该怎么写,只是凭着一种激情和认真。当时的我没有想到我能写完一部四十万字的故事,没有想到它会出版,更没有想到它会被拍成电视剧。
2005年8月,我签署了《步步惊心》的出版合同,合同上很多名词我都没看懂,我也不关心,我的心态是完全不在乎钱,觉得写故事很快乐,快乐完了,故事还能变成一本书,已经是我最大的收获,甚至大半年后,我才弄明白什么叫版税。这种心态让我无所畏惧,永远以故事为第一,再弱势时都很强势,可以对出版商说不,但同时也让我吃了很多苦。
2005年10月30日,我将全稿发给了出版商,等待出版。本来承诺春节前出版,可书商对它的市场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出版时间一拖再拖。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总而言之,我的第一次出版很艰难,我是个不喜欢诉苦的人,所以不多提了。
2006年4月,《步步惊心》正式出版。因为出版商陷入财务纠纷,与合作伙伴闹翻,《步步惊心》成为牺牲品,书的上市没有任何宣传,含下册的整套书不能在新华书店等主营渠道销售。某个角度来说,这应该是注定失败的一本书,但那一年,凭着读者的口耳相传,这本书成为畅销书,在那之后,依旧是凭着读者的口耳相传,成为常销书。
曾有读者在网上说,你知道我是怎么开始看这本书的吗?是我在新东方上课时,给我们讲课的老师强烈推荐的。
有读者说,她去买书,问《步步惊心》在哪里,营业员不知道。她找了半天,发现书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她买了一套,然后趁着营业员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把剩下的两套书搬运到了最显眼的地方。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难过有,欣喜有,但不管何种,都只是漫长人生中的一朵浪花,可你们所做的,我一直铭记。
我无法向那位老师,那个悄悄搬运书的朋友,以及推荐书给你们的朋友,把书推荐给别人的你们当面道谢,只能在这里,告诉你们,没有你们的喜欢,没有你们的支持,一切都不会发生。
谢谢你们!

文摘

[番外一] 杏花、春雨、少年笑
雍正四年。
春寒仍料峭,女孩儿怯弱畏寒,还穿着夹袄,承欢却已经不顾嬷嬷劝阻,换上了胭脂红的春衫,她又好动,不喜繁重的头饰,背着嬷嬷,强逼丫头给挽了一个简单的小鬟髻。
下午是习筝的时间,先生却教着教着,一头栽到筝上,昏睡过去。
承欢窃笑着拿戒尺去戳先生,窗户外,一个眉目疏朗、满脸调皮的男孩儿笑道:“别玩了,把他玩醒了,你就走不了了。”
承欢冲他做了个鬼脸,说道:“我给他下的药分量足着呢,他这一觉没两三个时辰,醒不了。”拿毛笔在先生额头上画了一只呼呼睡觉的乌龟,提着裙子,踩到凳子上,直接从窗口翻了出去。
男孩儿在窗户外面接住她,两人手牵手地狂跑,一口气跑了大半个时辰,直跑到会心桥边,才停下来大喘气。
男孩儿是五皇子弘昼,生性调皮,老闯祸,因为怕受罚,凡事总喜欢带上深受雍正宠爱的承欢,原本只是想找个垫背的,可时间长了,垫背垫出了真感情,两人倒比亲兄妹还亲,做坏事有弘昼必有承欢,闯了祸有承欢也少不了弘昼。
承欢看着头顶才吐新叶的垂柳,说道:“可惜弘历哥哥有了新嫂子,就不怎么理我们了。”
弘昼笑道:“倒不是因为新嫂子,而是因为皇阿玛。”弘昼说着,学着弘历恭敬的样子,目不斜视地走路,一口一句:“是,皇阿玛。”
承欢扑哧一声笑出来,想着弘历只怕正在说这句话呢。
勤政殿内,弘历低着头,恭敬地说:“是,皇阿玛。”刚说完,只觉鼻子发痒,不禁打了一个喷嚏。他惶恐不安,怕皇阿玛觉得不敬。
怡亲王允祥解了围,笑道:“有人在背后念叨四阿哥。”
弘历忙笑了笑,算是混了过去。
弘历在雍正身边随侍了一整个下午,从勤政殿出来后,只觉得头上仍有两道目光压迫着他,心情十分低落。皇阿玛性子喜怒不显,无论他如何勤奋努力,却难得一句赞语,反倒常常当着众人的面呵斥训诫。有时候会觉得很是疲惫,甚至很不想见到皇阿玛,可又容不得他不见。
弘历看到几个太监满脸急色,如无头蜜蜂一般四处乱转,随口问身边的小太监:“怎么了?”
“听说五阿哥又逃学了,他们正四处找人。”
他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几分,皇阿玛近年来向佛之心愈重,少近女色,不可能再有所出,能继承皇位的人只有他和弘昼。弘昼聪慧机敏,本是力敌,可他玩心重,总不肯在正事上花工夫,所以皇阿玛只有他了,不管满意不满意。
走到会心桥边,桥这边杨柳依依,对岸却是绚丽的杏花林。
轻薄的花瓣如冰似绡,一朵又一朵密密地结在枝头。浅浅的粉、浓浓的白,堆满天际,似雪非雪、如雾非雾。微风一吹,便有花瓣纷纷坠落。地上已经落了一地的香雪,桥下的碧波上也荡漾着无数碎花。
弘历信步穿行在花瓣雨中,忽看杏花林中的秋千架上,一个女孩在空中荡漾。秋千越荡越高,她却一点儿不怕,笑声清脆,穿破迷蒙的杏花雨,洒满天地。
胭脂红衣若朝霞一般绚烂,如瀑的青丝未被宫饰束缚,活泼地飘舞在粉白的花瓣雨中。弘历第一次懂得,几缕飘扬的墨黑竟也能带着旖旎春色。
他不禁停了脚步,心下惊异,哪个宫的宫女胆子如此大?转念间就立即明白,暗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女孩“啊”的一声惊叫,从秋千架上跌落。
他忙回身,飞跃上前,展手去接。
在飞扬的花瓣雨中,她就如花中精灵般落入了他怀中,脸上没有惊怕,反倒满是调皮得意。
“弘历哥哥,我是故意的。”
弘历怔怔地凝视了怀里人儿一瞬,才若无其事地将她放到地上,笑着说道:“如果我接不住你呢?”
承欢肯定地说:“我知道你能接住,只要你想做的事情,你都能做到。”
弘历一个瞬间就心情大好,似乎在皇阿玛身边所受的委屈挫败都烟消云散,笑问道:“弘昼带你出来玩的?他人呢?”
承欢笑指指杏花林深处:“在那边,他们不肯带女孩儿玩,我就自己来荡秋千了。”
弘历说道:“走,去看看。”
两人还未走近,就听见弘昼和人在吵架。
“我的阿玛、额娘都是堂堂正正的满人,祖上是跟着太祖皇帝打进关的,承欢算什么破玩意儿?一个假格格。”
弘昼一拳就打在说话人的脸上,对方也没客气,立即回敬了弘昼一拳,两个人扭打在地上。
和弘昼打架的人是弘历嫡福晋富察氏的弟弟,周围的男孩也都出身显贵,骨子里带着狂傲,弘昼又向来没什么皇子的威严,所以没有劝架的,反倒鼓掌叫好。
弘历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一声,众人看到他,立即躬身行礼:“四阿哥吉祥。”
地上的两个人却仍扭成一团,弘历吩咐道:“拖开他们。”
几个人立即各拖一个,分开了他们。
弘历斥责了弘昼几句,弘昼想辩解,看到承欢呆呆站在后面,他嘴唇一抿,把要说的话全吞了回去。
训斥完弘昼,弘历命他们都退下。
等众人走了,弘历俯身去查看弘昼脸上的伤,还未开口,弘昼就说道:“我明白四哥的意思,事情闹大了,若被皇阿玛知道,肯定不管对错,第一个揭我的皮。”
弘历对这个捣蛋却聪慧的弟弟倒是真心疼爱,笑道:“你心里明白就好。”
承欢走过来,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他们总喜欢骂我?”
弘昼立即说:“哪里有的事情?”
“你不用哄我,我心里都清楚的,他们说我是捡来的,说我不是阿玛的亲生女儿,我是一个野种。”
弘昼大叫道:“胡说,都是胡说!谁说的?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打烂他的嘴。”
承欢安静地看着他,眼中隐有哀伤,弘昼反倒再嚷不出来。
弘历双手放在承欢肩上,半弯下身子,凝视着承欢,笑说道:“在这紫禁城里,问谁是皇阿玛最宠爱的人,你若排了第二,没人敢排第一,他们心里嫉妒你,自然就编排话来诋毁你,你若当真了,就中了他们的诡计。你会让他们得意吗?”
承欢想了想,信了弘历说的话,说道:“我不会。”
“那就笑一笑。”
承欢立即笑了,若春风拂面、花绽枝头,令天地顿时明媚,一直气鼓鼓的弘昼不禁也笑了起来。
弘历笑说道:“快要用晚膳了,服侍你们的太监宫女肯定已经找慌了,我送你们回去。”
弘昼小声嘟囔道:“送前面少了一个‘押’字吧?”
承欢噘着嘴,说道:“弘历哥哥自从大婚后,都不肯和我们玩了。”
承欢和弘昼相视一眼,突然从地上抓了一把杏花瓣,打向弘历,弘历忙伸手挡,却仍是落了一脸。弘昼和承欢都放声大笑起来,边笑边用花瓣做武器,不停地丢向弘历。
弘历看到他们的样子,像回到小时候,忽然间放开了一切,也从草地上揽花瓣,用花瓣去打承欢和弘昼。
一时间,缤纷的杏花漫天飞舞,三个人打得不可开交,满头满脸都是花瓣。
三人玩累了,席地而坐。
弘昼赖皮地靠在弘历身上,仰着头吹气,把接近自己脸颊的花瓣都吹开。
承欢捡了一支柳条,递给弘历,弘历熟练地将柳条编成一个头冠递回给承欢,承欢把杏花插了一圈,戴在头上,展开双手,边转圈边问道:“好看吗?好看吗?我像不像杏花仙子?”
其时,一轮红日薄西山,万点飞花醉春风。斜阳花影里,承欢笑靥如花、胭脂色浓。
弘历只是微笑,没有说话。弘昼咬着一片柳叶,懒洋洋地说道:“《西游记》里有个杏花女妖怪,好像被猪八戒一钉耙给打死了。”
“我去告诉皇伯伯,你不好好读书,却去看什么妖怪书。”承欢一脚踢起地上的落花,扬得弘昼满脸,弘历也被波及。
两人正在拌嘴,服侍承欢的老嬷嬷寻了来,看到承欢的装扮,脸一时白一时青,又不敢说重话,只能不停地念叨,押着承欢去梳头换衣。
弘历笑着抓起弘昼,说道:“把你这只孙猴子押送回去,我就要去忙正事了。”
弘昼看周围没人,期期艾艾地说道:“宗谱上记载承欢是十三叔和嫡福晋所生,论血统再没有比她更尊贵的了,为什么那些人总要拿她的身世说事?”
弘历说道:“宗谱上既然都那么写了,你管别人说什么呢?”
“可……”弘昼涨红着脸,迟疑了半晌,才敢问,“承欢是皇阿玛的私生女儿吗?”
弘历呆了一下,大笑起来:“越传越离谱了,先是说承欢不是十三叔的亲生女儿,如今又变成了皇阿玛的私生女,连你竟然也去听这些混账话。”
弘昼结结巴巴地说:“若是十三叔的女儿,十三叔为什么对她一直不亲?为什么一直放在宫中养?承欢的额娘就更古怪了,这么多年,你可见她抱过承欢一次?客气有礼如待外人,怎么会有这样的额娘?十三叔的儿子女儿一大堆,皇阿玛为何只对承欢如此特别?别说公主不如她,就是我们两个也比不得她。我记得皇阿玛身边以前有一个宫女,承欢私心里一直把那个宫女当额娘,那个宫女叫什么来着,我想不起来了,好像叫……”
“弘昼!”弘历的面色突然变得严肃,“永远不要提这个人,你额娘应该私下警告过你。”
弘昼忙闭嘴,过了半晌,愤愤不平地说道:“我不在乎承欢是不是皇阿玛的女儿,反正我们一块儿玩大,我早当她是妹妹了。我就是觉得好奇,不明白宫里的人为什么对承欢的身世讳莫如深。四哥,你知道吗?你如果知道,就告诉我吧,我绝不会告诉别人。”
弘历叹了口气,说道:“我又能知道多少?皇阿玛、十三王叔肯定知道,可谁敢去问他们?皇后娘娘和十三福晋肯定也知道,可她们两个都是锯嘴葫芦的性格,绝不会告诉我们。”
“所有人都偷着议论承欢,四哥就从没好奇过吗?”
“我问过额娘,额娘也说不清楚,她说皇阿玛当年突然就抱了个女婴回府,交给皇后娘娘抚养,对府里的人说是十三王叔的女儿,却一字不提是谁所生,额娘她们当然也不敢多问。我当时已经懂事,还去看过承欢,那段时间皇阿玛整日与和尚道士往来,府里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弘昼笑道:“除了承欢,谁敢在皇阿玛跟前大喘气呀?我都恨不得一辈子不见皇阿玛,做他的儿子真是太累了。”
弘历摇摇头道:“你不明白,那段时间……”他忽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承欢是不是十三王叔的女儿,肯定是爱新觉罗家的骨血,因为承欢的名字是皇爷爷亲赐,皇爷爷不会乱认孙女。”
弘昼叹道:“真是一笔糊涂账,当年的事情怎么就这么乱呢?”
弘历说道:“你别再私下里乱打听了,若被皇阿玛知道,仔细揭你的皮。”
“我心里有分寸,这事儿摆明了皇阿玛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所以我们也不可能知道的,知道的人都……”弘昼在脖子上比画了一下。
弘历不吭声,弘昼也罕见地表情凝重。当年的九王夺嫡,他们虽没经历,也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提,可隐约中,总会听闻点滴,只是点滴已经够让他们心惊胆寒,他们都隐隐地畏惧着皇阿玛,八叔、九叔,甚至他们的大哥都死得很隐秘。
一瞬后,弘昼又嘻嘻哈哈起来,笑道:“四哥,我回去了。”
弘历笑道:“你安心回去,在背后嚼舌头的人,我会让他们管好自己的舌头。”
弘昼说道:“知道四哥肯定不会只骂了我就完事的。”嘻嘻笑着作了个揖,自去了。






회원님의 소중한 개인정보 보호를 위해 비밀번호를 주기적으로 변경하시는 것이 좋습니다.
현재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신규 비밀번호 확인
6~20자, 영문 대소문자 또는 숫자 특수문자 중 2가지 이상 조합